科技时报 全球最新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美团王兴:不怕对手资金雄厚 紧跟新兴中产阶级步伐

2018-04-09 13:48:47已围观来源:新浪科技编辑:夏雪

  日前,外媒The Information对王兴进行了采访,谈到美团的未来发展,他说,他不惧怕资金雄厚的竞争对手所拥有的资源,相反,他只是在跟着新兴中产阶级的步伐前进。眼下,王兴正在准备美团的赴港上市计划,一旦成功公司市值可能达到600-800亿美元。

  以下为采访全文:

  自从八年前王兴创立了克隆版的高朋网“美团”,他已经把这家创业公司转变成了一个估值300亿美元的一站式在线服务市场。如今,在走向下一代中国互联网霸主的路上,他将跟中国最大且资金最充裕的科技公司们(包括阿里巴巴和滴滴出行)面对面交战。

  2015年,王兴首次接受西方媒体的采访。当时,39岁的王兴表示他的目标是将其用户群数量翻一番。目前,美团向3亿多中国消费者提供从食品派送到电影票到婚纱摄影等等的几乎所有服务。王兴说,他不惧怕资金雄厚的竞争对手所拥有的资源。相反,他说,他只是在跟着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的步伐前进。

  “假如你去观察所有的垂直分类,他们或多或少地拥有相同的用户基础,”他说,“谁想出去吃饭,谁想点外卖,谁想看电影,谁想去旅游,谁想租车?都是同一类消费者群。”

  据知情人士的透露,王兴眼下正在准备美团的赴港上市计划,一旦成功公司市值有可能达到600-800亿美元,继而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中国上市科技公司之一。

  “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努力确保公司始终处于随时准备上市的状态下,”王兴说,不过他拒绝透露股票发行的时间和地点。

  在上市之前,通过进军新的业务领域来增长营收着实是一招险棋。他那激进的计划,即在中国主要城市推出打车服务,让美团直接与全球估值第二的公司滴滴出行对立。美团也涉足旅游服务,在这一领域美团又面临着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携程这一拦路虎,携程背后的金主是中国搜索引擎巨头百度和另一家集团Booking Holdings。在食品派送和在线杂货领域,美团也有电商巨头京东和阿里巴巴两大竞争对手。

  美团有近3.2亿用户,他们在过去一年中至少在美团上消费过一次。借着这些用户,美团成为中国新一代超级应用中的一员,其他还包括头条和滴滴。这些应用用事实证明,他们开发自己的超级消费者群。他们的出现打乱了中国一度被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三分天下的科技格局。美团表示,90%的用户流量来自自己的应用,这显著地降低了让当前用户尝试新服务的成本。

  美团的竞争对手总会有可能迫使美团陷入一轮代价巨大的打折和价格补贴战以保护市场份额,或者新进入市场者意外地打破市场原有局面。尽管如此,投资者们还是在王兴身上投下了几十亿资金。

  美团成功上市后的最大赢家将会是公司的两大外部股东:中国社交网络和游戏巨头腾讯与在线旅游和预定集团Prince。其他投资者还有红杉资本、高瓴资本、DST Global、富达投资、General Atlantic和老虎环球基金。

  拥有公司10%多一点股份的王兴在美团上市后净资产值可达到80亿美元。他还指出,他不得不向自己的父母借钱来负担家庭开销,因为他没有出售自己的任何股份。

  新兴中产阶级

  美团的核心业务是食品——美团每天大约派送2000万份订餐,占到公司整体业务的一半。但这还不够。“一日三餐是大多数人的习惯。不说其他国家,就在中国,我们有13亿人口,”他在采访中说道,“那么,我们每天应该至少送出40亿份订餐。”

  王兴相信,他的公司可以覆盖中国大约6.5亿人口的城市中产阶级,在这类人群中智能手机已经相当普遍。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目标,但是中国互联网的普及让企业成就前所未有的规模成为可能。腾讯旗下的社交网络,月活跃用户刚触及10亿的微信,已经证明了这一可能性。阿里巴巴也声称其拥有5.8亿月活跃用户。

  发展到那样的规模成本也是巨大的,但至少王兴现在手里还有钱。The Information11月份报道称,10月份获得40亿美元融资之后,美团的账上资产约有70亿美元。据公司所述,2017年公司的营收翻了一番达到54亿美元,商品交易总额为570亿美元。

  “亚马逊即服务”

  “仿佛我们在做很多事情,但是实际上我们只在做一件事,”王兴说,“你可以在亚马逊或淘宝上买各样的东西,但他们只是销售实际商品的电商平台。美团则是提供服务的电商平台。哪个平台能够达到几百万甚至几十亿的交易量呢?”

  但竞争无疑也会是惨烈的。去年,滴滴的一名高管用“世纪之战”来形容滴滴出行与对手美团之间的竞争。为了吸引司机转换阵营,滴滴不得不与金融机构合作为平台上的司机提供车贷。

  美团在中国十个城市拥有提供打车服务的营业执照,其中包括靠近上海的富裕省会城市南京,也是美团率先上限其打车服务的城市。美团表示公司占有南京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在那里,美团提高超大力度的打折,打车的成本几乎低至50美分。滴滴的女发言人对此表示,“在打车次数、市场渗透率和用户留存方面,美团在南京的出租车和私家车打车市场占有绝对稳定的统治地位。”

  最近,美团又在上海上线了打车服务。在中国最大的打车市场上海,美团再次打出了折扣优惠和司机激励战略。服务登陆上海市场后的一天,地方当局对该应用进行了严厉批评,指责美团没有遵循共享乘车规定。部分中国媒体甚是指控美团的应用伪造打车次数。美团否认这些指控并表示其拥有强大的系统以检测和防止欺诈。

  蒂姆·库克在这里用餐

  王兴,在工作中人称“兴哥”,坐在隐隐透露出些许硅谷风格的北京办公楼的一排排电脑办公座位之间。这里没有免费的零食和饮料。空间略显局促,求职面试这在走廊边的座位上接受面试。

  在美团的集团总部有一个展示这家公司创业历程的展览区。里边有一个上海饺子馆的实物复制模型,塑料食物栩栩如生。去年十二月,正是在这个餐馆里,王兴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一起用餐。

  这个模型也展示了美团的下一步计划,向餐厅出售软件以便他们进行预订、提醒销售和规划库存。二维码可以用来扫描菜单,并直接通过消费者的电子钱包来支付。企业软件直接连接到美团的应用。这个模式和阿里巴巴的有点相似,阿里巴巴也为其商户提供一系列商业服务,从而确保他们继续留在阿里巴巴的在线市场内。

  美团食品派送业务的一大开销是人力成本,也就是平台上50万外卖人员的成本支出。在去年一年当中,这些外卖人员一共派送了约70万份订餐,他们的路线由机器学习算法规划。优化后的路线可以把所有订单派送时间维持在28分钟之内。通过采用人工智能,美团的系统试图让其骑手在最短的路线内尽可能服务于更多的消费者。

  为了研究如何更快派送更多订单,美团组织了一个小团队来研究自动驾驶车辆食品派送。王兴说,机器人将在五年内开始派送食物。“说实话,这是迟早的事,”他说。

  食品之战

  王兴的英语说得很流利,主要得益于他曾在特拉华大学学习过计算机网络。他出生于福建省的一个小城市。12岁的时候,王兴就对计算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会计算机在中国还很稀有。通过一个调制解调器,他开始接触到少数中国在线论坛,这些论坛当时由一些中国的技术先驱如腾讯的创始人马化腾等运营。之后,王兴就读于清华大学的电子工程系,毕业后去了美国深造。

  在接触到早期的社交网络Friendster之后,王兴放弃了博士学位,决定在中国复制类似的社交网络。“我立即意识到社交网络和计算机网络之间的相似性,”他说。2005年,他和两个老同学一起推出了Facebook的克隆版校内网。校内网出售后,更名为人人网,2011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他们又在2007年创办了类似Twitter的流行应用饭否。可惜的是,2009年饭否遭到当局的短暂关闭,因而错失发展良机。最终,2010年,这群人又开发了团购应用美团。很快,5000多个本地竞争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另有国外巨头如高朋网也在此时相继进入中国的市场。

  美团应用一路腾飞。早期的投资者有红杉资本和更为重要的阿里巴巴(多次参与美团的早期融资轮)。等到2015年1月初,包括富达资本在内的投资者给美团的估值为70亿美元。那天夏天,阿里巴巴和其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再次推出本地服务应用“口碑”,投资近10亿美元。之后的10月份,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者是阿里巴巴竞争对手腾讯投资的一个餐厅点评应用,也是美团的竞争对手。这次的合并交易,使合并后的公司估值高达180亿美元。

  及至这会,王兴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宣告结束。王兴说,这是因为阿里巴巴试图掌控他的公司。“我说,谢谢你。但是,我想做一家独立的公司。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阿里巴巴暂未给予回应。但是熟悉阿里巴巴行事风格的人士给出了不同于王兴的故事版本。在最近几年,阿里巴巴也在发展其自己的食品派送服务饿了吗。

  家族纽带

  王兴将自己的企业家精神部分归功于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是家中四个孩子中的老大,在家乡福建省成立了当地最大的一个水泥生产企业。王兴的祖父是一名剧作家,文革初期去世后,王兴的父亲便从高中辍学,自己摸索着如何种田来养家糊口。

  等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经济改革带动了中国建筑业的发展,家里的水泥生意也蒸蒸日上。父子俩关系一直都很好。最近,王兴前往印度投资当地食品派送应用Swiggy时,还带上了自己的老父亲。

  王兴回忆起一个故事,他的父亲在家乡开始发展前好几年就说,将来中国制造的隧道和桥梁都会用到他生产的水泥。“他说的时候神情非常严肃,但我看到了他身上的那种自豪感,”王兴回忆说,不禁眼眶湿润,“他曾经为国家的建设作出巨大贡献,如今,该轮到我了。”(木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