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时报 全球最新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大数据+智能变革服装生态链 Le Tote试水“中国式”时装共享新模式

2018-08-07 14:24:11已围观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编辑:夏雪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锴-上海报道。2012年,全球时装共享平台Le Tote (托特衣箱)在美国旧金山创立。用户成为在Le Tote注册会员后,通过月费缴纳模式就能轻松换替各种品牌、不同风格服饰,并且在月费时间内没有固定的归还时间,想穿多久就穿多久,想换新的时候通过手机一键预约就可换衣。

  目前,Le Tote(托特衣箱)已经与国内外多个时尚品牌建立合作关系,为全球女性提供极具个性化、专业化、高品质的时装共享服务。

  “既然Le Tote(托特衣箱)的共享时装运营理念能在美国取得巨大成功,那它在中国也会拥有巨大发展空间。”Le Tote中国CEO,原百丽集团执行董事邓敬来告诉记者。

  2016年一次机缘巧合,邓敬来结识了Le Tote美国创业团队,并以个人名义参与这家共享时装机构C轮融资。随着对Le Tote共享时装运营模式的理解加深,邓敬来越来越深刻感受到共享时装运营理念同样可以在中国开创一片巨大的发展空间。

  从去年下半年起,他开始与Le Tote美国创业团队洽谈合作计划,确定成立以中方为主的合资企业——Le Tote 中国,建立一个植根于本土、汇聚中国时尚和科技领域精英人才,同时全面接通国际资源的独立创业公司,通过智能、大数据等科技技术推动中国服饰共享产业蓬勃发展。

  “其实Le Tote美国创业团队也觉得合资模式非常好,因为双方在不同市场采取不同策略发展业务,就有更多运营经验与创新模式分享的空间。”邓敬来透露。

  他坦言,Le Tote中国的发展,很大程度得益于Le Tote美国的运营理念共享。

  “比如Le Tote美国提供了大量用户数据与时装推荐算法,比如如何向不同时尚女性与职场白领推荐合适的、令她满意的个性化时装风格搭配,如何确保物流与库存运作方式做到最高效,他们都会最大限度提供给我们。”他指出,这让他意识到,Le Tote共享时装运营模式要在中国取得成功,主要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时装推荐精准度与库存管理效率,它们也决定了共享时装运营模式的效率,只有效率越高,共享时装的规模效应才会创造更多收益。

  “事实上,时装共享的运营模式与传统时装销售模式完全不一样,后者主要追求销售量,但在共享时装模式下,用户是通过支付月费获取时装搭配服务,因此用户的留存率至关重要,而用户能否留下来,主要取决于我们推荐的服务款式风格,是否令她满意。”邓敬来表示,这也离不开大数据与智能技术的支持。

  目前,Le Tote中国已能凭借用户提供的身材数据,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系统,分析每位用户的尺码、体形、偏好、生活衣着习惯和检索内容等,为用户精心推荐最合身的服饰。同时,Le Tote中国还借鉴美国做法,在对每件衣服进行精准测量同时,为了让用户更轻松打造整体造型,尝试每次都会提供3件衣服与2件饰品,帮助用户穿出属于自己的风格和品位。

  “其实,目前Le Tote中国已经与大量国内外主要时装品牌开展了合作,足以最大限度涵盖时装各种款式风格与尺寸,为每个用户提供定制化、个性化的穿衣体验。”他表示。

  通过详尽市场调研,邓敬来发现共享时装运营理念之所以能在中国开创一片广阔天地,主要原因在于它成功解决了用户与商家的各自痛点——对用户而言,传统购衣模式存在买错、售后服务缺乏、多买浪费、心仪服饰价格太高等痛点,对商户而言,则是选错款式导致库存积压等问题,而共享时装运营理念将购衣模式转变成“付月费选衣服”,一方面大幅缓解用户买错衣服、心仪服饰价格太高、多买浪费等问题,另一方面也能解决商户库存积压问题。

  “更重要的是,在共享模式下,用户将更加容易的尝试和体验更多款式风格服饰,而不必经历退衣过程中不愉快的体验,以及时间和精力的大量消耗,从而让自己生活更加多彩。”邓敬来表示。

  他坦言,与众多共享经济模式发展的瓶颈类似,当前共享时装的最大发展瓶颈,同样是获客问题。

  “事实上,中国互联网与美国有着很大不同,照搬美国模式可能行不通。”他直言,比如中国用户更多聚焦移动端消费,而美国用户是PC端与移动端并举,这让Le Tote 中国引入大量互联网技术人才专注开展大数据分析、智能技术构建与移动端获客运营。

  在他看来,这也是Le Tote 中国的一大优势,由于它与美国团队独立运营,因此整个Le Tote 中国能根据中国市场消费者消费行为变化,更迅速灵活地优化经营决策实现更佳的运营效果。

  “事实上,中国互联网市场发展迅猛,加之中国越来越多消费者对时尚需求接受度不断提高,因此我坚信共享时装运营模式将帮助越来越多消费者脱离单纯购物的局限性,享受全方位的时尚服饰服务,满足她们多样化需求,真正意义上解决女性穿衣的各类痛点。”邓敬来强调说。21世纪经济报道黄锴 上海报道。